沈占明
  日前,廣州市委原書記萬某被立案調查。這位書記在位期間,除了高調做人,雷人高論不斷之外,還有兩樣廣為民眾熟知的特長:一是踢足球。萬書記一上場,縱橫馳騁,封傳帶射,樣樣精通,遠比如今正在征戰世界杯的梅西穆勒之流搶眼;二是劃龍舟。劃龍舟是個技術活,更是個體力活,不是一般人能玩轉的。但萬某一登舟,隨意比劃那麼幾下,不管你對手是專業還是業餘,全都拿下,年年冠軍。
  如此說來,萬某雖然落馬,但重獲自由後似乎並不擔心再就業問題,最不濟轉成職業足球運動員或者是龍舟選手,靠本事吃飯,靠特長謀生,收入穩定,甚至還有可能重築輝煌人生。但大家都知道這根本不可能。落馬後的書記膽敢再踏上球場,進入舟中,無數人馬上會拆穿你的西洋景,讓你醜態大白於天下。
  那當初大家為什麼要一起演戲哄領導開心呢?主要是因為領導手握大權,能夠決定很多人的命運。這些龍套演員應該分兩種:一種是在仕途上有想法的,好容易找到一個溜須拍馬的平臺,故意扮小丑,裝拙劣,以博領導欣然一笑;另外一種是雖然沒有額外奢望,但為避免惱羞成怒的領導權力範圍內的“合法傷害”,就忍住羞,屏住氣,熬過一場比賽。兩種演員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領導權力管轄範圍之內。所以,2014年剛剛結束的廣州龍舟賽突然冒出個領導管不了也不諳國情的老外,不管不顧地拼命划船,自然成了冠軍。
  萬某知道大家在演戲嗎?也許知道。但人家就喜歡這所向披靡的感覺,爽這樣俯視天下的過程,哪怕是假的;也許不知道。位居高位的領導天天被贊美,成績被誇大,短處被遮掩,時間久了,連他自己都覺得自己是超人了,不但會做官,還會踢球、劃舟、寫字、唱歌、畫畫、種地、研究宇宙飛船、治療癌症。這不是誇張,我們過去、現在都有很多慘痛的教訓,現實的例子。
  群眾組織的業餘足球賽也好,龍舟賽也好,本來就是一個全民健身的活動,娛樂性多於競技性,過程比結果重要。大家忙活一天,出一身汗,鍛煉了身體,結交了朋友,緩解平時積聚的不良情緒,本來是件好事兒。領導參與也沒什麼,反倒是能夠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起到推動激勵的作用。但領導參與後只是一個普通的運動員而已,要尊重對手,尊重裁判,尊重觀眾,尊重比賽本身自有的規則,不能把官場的規則和潛規則帶到賽場上來,更不能隨時準備脫下運動服,擺出一副官僚的嘴臉來。否則,全民健身搞成領導自家花園子唱戲,大家身體累,心裡更累,以後誰還願意這池渾水?
  《戰國策》曾記載了一個故事:齊國的鄒忌是個帥哥,聽說城北還有一個姓徐的帥哥。誰更帥呢?鄒忌問老婆、小三、客人,都回答他更帥。有一天鄒忌瞧見了徐帥哥,覺得人家明顯更帥。但為什麼身邊的人都不說實話呢?都是出於各種各樣的私心。
  鄒忌的可敬之處在於:自己很帥,但沒有忘乎所以,還承認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更難得的是:不偏聽偏信,始終有自知之明。
  自知之明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就不那麼容易了,尤其是對於在馬屁聲中成長起來的官員。在這點上,龍舟書記是個反面典型:剛纔還坐在龍舟上威風,突然船一翻,成了落水書記。可見,船穩不穩不在於坐船的是誰,而在於方向對不對,力氣齊不齊,心態正不正。
  (作者系公務員)  (原標題:從龍舟書記說起)
創作者介紹

浴室漏水

se71seeaf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