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斗室,陳慶全中醫師治療不少疑難雜症。(美國《世界日報》/餘愉 攝)
  中新網7月28日電 據美國《世界日報》報道,中醫會傳入美國,是偶然也是必然。但能合法行醫,卻是一步一腳印,走得深刻。在領軍全美針灸合法化的加州,經過近40年的努力,中醫針灸已展現出能與西醫相輔相成、分庭抗禮的成熟度。
  種子飄落 隨華工淘金客傳開
  在1850年左右,數以萬計的華工離鄉背景到加州加入淘金和修建橫貫東西的鐵路。他們如果病了或受傷,受限於語言與經濟能力,大多請隨他們一起來的中醫師為他們針灸或開草藥治療。中醫的種子開始飄到了美國的土壤上。
  中醫針灸1972年開始在美國主流社會受到重視,但由於當年針灸尚未合法化,包括已在中國行醫經年,1949年後,逃到新加坡再轉往美國的Dr. Miriam Lee等幾位中醫師,被冠上非法行醫的罪名遭到逮捕。經過目前仍活躍於針灸界的周敏華醫生等多位中醫界熱心人士多方營救奔走,加上被捕中醫師們的病人擠滿了法庭,向法官申訴針灸怎樣救了他們,幾位鋃鐺入獄的中醫師終得無罪開釋。經此事件,中醫界體會到立法之路雖多險阻,卻是刻不容緩的百年大計。
  當年有針灸師為當時加州布朗州長母親因中風偏癱的手臂施以針灸治療,有人為友善的加州議員治療手術後遺症和不一而足的痛症,丘德揚醫生併在得到法院的特殊准許下,以實驗性質,無照做治療前與治療後的效果比對。
  健保支付 加州率先針灸合法
  1975年,加州州長布朗終於簽署了具歷史意義的SB86針灸合法化法案,與其他法案相較,這可能是金錢花費最少的法案,卻為全美針灸界攻下最重要的橋頭堡。經過加州這個張力十足的開場,其他州陸續跟進,除了少數幾州,目前針灸已在全美40餘州合法化,加州的針灸發展史,也幾乎等於全美的針灸發展史。這項成就,不得不歸功於當年加州幾位中醫前輩殫精竭慮無私的努力與深富遠見的前瞻性。
  合法化只是硬仗的開始,為了保證中醫的專業水平,並化解外界懷疑的態度,對內加州針灸界不斷推動自我完善體系;對外出錢出力挨罵奔波完成一系列立法程序。加州20多所針灸學校的專業課程由剛開始的1000多小時增加到3000多小時,對畢業生頒予碩士學位,完成碩士學位者即符合考照資格,完成4000小時畢業生授予中醫博士學位。針灸剛合法化時,像個小媳婦,病人必須由西醫轉介才能看針灸。現在加州針灸醫生已成為一線醫生,可獨立行醫。
  加州所有的工傷和車禍保險及大部分健保都支付針灸治療費用,就連2012年新出爐的加州健保法案,針灸都被納入加州全民健保的基本醫療項目。與當年被視為密醫的社會地位,不可同日而語。
  概括中醫 診脈拔罐開方都來
  美國加州執照針灸醫師公會會長黃憲生,笑稱目前在加州有照的華人中醫師為“硬骨頭”。原因有三:一是針灸中醫師常治療的是西醫療效不彰或束手無策的病癥。二是針灸保險給付跟西醫相較,少得可憐,針灸醫生診所通常就是醫生一人校長兼撞鐘,最多有個家人幫忙或請個助手。三是在西醫為主流的美國社會,沒有獨特與過人之處與不斷進修的真本事,很難在激烈的競爭下繼續生存。他說,一位從中國來訪問的中醫大師就曾跟他說,假以時日,海外一定會產生一批身懷絕技的中醫大師和有影響力的中醫流派。
  在美國看針灸醫生會發現,其實除了針灸以外,診脈、開方、拔罐、推拿、氣功等中醫師的診療範圍,針灸醫生都做,為什麼不直接稱中醫師呢?黃憲生會長說,這全是加州歷史上特殊情況所造成。其實加州所有中醫針灸學校的課程包括中醫全面的教學,並未局限於針灸。但美國西醫界對一切與醫學有關的事物都非常的嚴格和保守,對古老和神秘的中醫學,有很大的戒心和阻力。聰明的中醫前輩,用美國人已略有所聞的針灸,突破重重關卡,成功敲開美國醫界緊鎖的門閥,針灸在美國也成了中醫的代名詞。
  針灸醫生陳慶全,於1964年考入中國大學錄取率最嚴峻僅3%的廣州中醫學院,1970年幸運分配到全國最先覆校的中山醫科大學中醫內科,有豐富的臨床與教學研究經驗,著作等身。1992年抵美後,取得加州針灸師執照,在舊金山日落區執業至今。他說,在中國,中、西醫不像美國這樣涇渭分明,在各中醫學院有兩年半的時間是學西醫理論,而西醫課程中也有200個小時學中醫要點。中國每一個省都至少有一個醫院,同設西醫、中醫兩部門,地點也通常在省會要地,方便病患求診。
  徐伯霖醫生(Dr. Po-Lin Shyu)小時候移民美國。當他在舊金山州立大學讀物理治療時,他的柔道老師同時也是一位中醫師鼓勵他去修中醫,因為物理治療師可以做的事中醫師都可以做;但許多中醫師能做的事,物理治療師卻不能做,發展的路比較活絡。他的研究所和博士都念了中醫,並師從曾任加州執照針灸考試委員會委員吳起鳳醫生20年,專攻不孕症。
  歷史新頁 白人針灸師占鰲頭
  “美國人對中醫針灸的接受力很強。”徐伯霖醫生說,他的病人有95%是不會說中文的美國人。他在加州中醫葯大學教課的學生,也有60%是不懂中文的外籍人士。
  “西醫做試管嬰兒前,為母親做的一切檢查都不能保證卵泡質量,等失敗後,只能對母親說,年紀大了、身體不適合…,建議去找代母的卵泡。但中醫針灸就可從根本改善母體的體質,經過三個月每周一次的調理治療後,第二次取出來的卵泡就比第一次沒有經過中醫調理的要健康很多。我們有70%的求診者是從做試管嬰兒失敗後送過來的,用針灸、中藥、膳食將母體調整到理想狀況,再進行下個步驟,可以大大提高成功率。”所以徐伯霖的老師吳起鳳,把中醫治療稱為“助孕”(fertility)而不是西醫所稱治療不孕症(infertility)。
  其實“助孕”與“不孕”,雖然講的是一回事,字面的不同,多少可以看出中、西醫治療的基本信念的不同。
  在加州1.6萬位執照中醫師中,令人驚奇的是華裔的比例不超過35%,40%是白人,韓裔20%,其他10%。一些全國性例如Kaiser設立了針灸科,大受歡迎,聽說預約要排兩個月。著名醫學院哈佛醫學院和斯坦福醫學院都設立了中醫葯和針灸的研究機構,顯示中醫針灸已不再只是中國人的專利。
  中醫葯和針灸以其療效好、收費合理,可補雙向治療和少毒副作用的特點正在浩瀚的醫海中逐漸尋響應有的重視和肯定。(餘愉)  (原標題:美華人針灸師翻新頁 從“小媳婦”變“硬骨頭”)
創作者介紹

浴室漏水

se71seeaf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