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救妹妹她願捐骨髓棄讀大學”續姐姐昨日捐獻外周血造血乾細胞來源:新文化報 - 新文化網
  昨天,婷婷在進行外周血造血乾細胞分離本報記者 史磊 攝
  A03版
  新聞回放:
    在榆樹市五棵樹鎮愛國村,住著相依為命的母女三人。今年7月,7歲的媛媛被查出患有極重型再生障礙性貧血,只有通過骨髓移植手術才能治。幸運的是,17歲的姐姐婷婷與妹妹骨髓配型成功。現在是動手術的最佳時間,可20萬元的手術費讓一家人犯了難。為救妹妹,姐姐打算捐骨髓,棄讀大學打工掙錢。在好心人的幫助下,手術費差不多湊齊了。
    本報訊(記者 薑彥艷) 看著婷婷貓著腰,被人攙著走到自己的面前,媽媽劉文麗淚如雨下,“看著孩子,我心疼啊!”陪著小女兒媛媛在隔離艙里11天,她也惦記著婷婷。9月11日16時許,當骨髓輸到媛媛體內,臉色蒼白的婷婷咬著牙走去隔離艙。隔著玻璃牆,母女都忍不住掉了眼淚。近在咫尺的親人,卻只能通過電話聽到對方的聲音。劉文麗讓婷婷好好休息,婷婷說自己沒事兒,就盼著妹妹快點兒好起來。
    昨日8時,婷婷又躺在病床上,雙臂扎著兩根粗針管———這次要進行外周血造血乾細胞的採集。
  抽骨髓 姐姐疼得直不起腰
    妹妹生病後,婷婷成了一家的頂梁柱。陪妹妹看病的兩個多月,她的體重從98斤掉到了85斤。看著孩子越來越瘦,二姨劉文萍心疼得不行。“這孩子太要強了,手術前她感冒發燒,還領著妹妹各個樓層做檢查,這個家全靠她頂著。”
    10日晚,婷婷通過了血液檢測,因為第二天就要抽取骨髓,所以那天晚上開始禁食。二姨和舅媽在病房裡陪她,像往常一樣,婷婷早早地洗漱,過了21時就上了床。二姨說,她覺得孩子睡得很安穩,之前她問婷婷害不害怕,婷婷笑著說:“不害怕!”
    11日早上,婷婷早早起了床。舅媽說,婷婷自己收拾好了床,又按照醫生的要求趴在了床上。因為抽骨髓手術要求趴著,這個動作婷婷練了好久。8時,換好了衣服,婷婷在家人的陪伴下,進了手術室。
    陪小女兒住了11天隔離艙的劉文麗,不停地給劉文萍打電話:“出來沒有?咋樣了?”
    11時,婷婷被推進蘇醒室。劉文萍說,婷婷特別堅強,出來時問她疼不,她搖搖頭,臉上還擠出笑容。
    手術結束後,提取的240毫升骨髓輸入到了媛媛體內。劉文麗說,輸入骨髓,媛媛不太適應,還伴有嘔吐和腹疼。但醫生說是正常反應,需要一定的適應期。
    到了下午,婷婷恢復了一點兒體力,就著急去看妹妹。因為太疼了,她只能貓著腰,被劉文萍攙到隔離艙的玻璃牆外。
    見到了媽媽,婷婷還是沒忍住,掉了眼淚。看著大女兒的樣子,劉文麗也哭了,她叮囑婷婷,要多吃東西,好好調理。可劉文萍說,婷婷術後不願意進食。
  昨天分離造血乾細胞
    抽取骨髓後的疼痛,讓婷婷一夜沒睡。醫生給婷婷貼了“冰貼”鎮痛,因為要做外周血造血乾細胞的採集。
    根據醫院的要求,婷婷8時30分到了3樓的細胞治療中心,被安排在最裡邊靠窗口的病床上。細細的胳膊上扎著兩根管子。一根抽出她的血液,送入分離機,將其中的造血乾細胞進行分離;另一根再將餘下的血液輸回體內。
    表姐在床邊陪她,姐妹倆偶爾交流兩句。姐姐讓婷婷多吃點兒東西,可婷婷還是搖搖頭,吃不進去。看著窗外,婷婷說:“等身體恢復了,好想去上學。”
    11時,劉文萍進去看她,興奮地說:“已經分離出大半袋兒了,這回孩子遭的罪總算快到頭兒了。”
    13時30分,造血乾細胞採集順利完成。婷婷回到了病房,可她心裡還是放心不下妹妹。這次從外周血分離出來的造血乾細胞,在16時許再次輸到妹妹體內。
    兩次手術後,備用的600毫升血液都輸回婷婷身體里。醫生說,這樣能更快地幫助婷婷恢復。而給媛媛輸入造血乾細胞後,就要靠她自己來適應,大約觀察兩到三周,看造血乾細胞的生長情況。如果一切順利,媛媛康復的機會在八成以上。
  ■小知識
    骨髓移植和外周血造血乾細胞移植,都是為了採集和移植造血乾細胞,種植到患者體內,維持其造血及免疫功能。但骨髓移植需要在麻醉的狀態下採集骨髓,目前多數的移植都採用外周血造血乾細胞移植的方法。與骨髓移植相比,它具有造血恢復快、採集方便、供者痛苦少的優點,供者易於接受,對供者的健康無任何影響。
    “為救妹妹她願捐骨髓棄讀大學”續
  (原標題:姐姐昨日捐獻外周血造血乾細胞)
創作者介紹

浴室漏水

se71seeaf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