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理收來的廢品時,沾在白色塑料上一種黑色油污讓張鐵孩吃盡了苦頭:全身50%潰爛的重度燒傷。售賣廢品給張家的公司稱,油污為腰果殼製作,他們並不知道有危險性。但張家人稱,雙方交涉中對方承認有兩工人曾燒傷卻知情不報,導致張鐵孩再度中招。雙方為張鐵孩的醫膠原蛋白葯費陷入了焦灼。
  會台北港式飲茶燒傷人的膠袋
  河南周口人張鐵孩與侄子張國營夫婦在白雲區太和鎮租房子和龍村以收購廢品為生。11月6日下午2時許,他們用拖車從附近的錦邦物流園內一家名為廣州紅炬物流公司運回八個塑料軟皮做成的塑料袋。張國營的父親回憶稱,這些塑料袋直徑約3米,高約3米。
  張國營稱,這些塑料袋每個重約100多公斤,從外面看上去色澤純白,“一共花了300元買回來。”運咖啡機回在和龍村內的經營場所後,張家人便開始著手將這些塑料袋分割剪開。
  打開卷成桶狀的塑料袋,張國營等人才發現,捲帛琉在一起的塑料袋里藏滿了油污,“每個裡面的油污大概有100多斤重。”但所有參與剪開塑料袋的人均未在意這些黑色的油污,眾人著手碎裂塑料袋的工作。
  工作一直持續到7日凌晨3時許,按照張國營的安排,這是收尾工作的一部分。但是意外發生了:油污倒在了張鐵孩的身上。抹洗一番,張鐵孩胳膊上也沾上了油污。張國營繼續忙乎,漸漸的,張國營覺得手臂很痛,隨後所有被油污浸染的皮膚部位均冒起了水泡,再之後便是發低燒。身上濺滿油污的張鐵孩更慘,全是都是水泡,高燒不退。當天一早,張國營將耳背言語不便、50餘歲仍單身的張鐵孩送到和龍村衛生站打弔針,燒很快退下。
  但回家後不久,高燒再次襲來。這次的情況比前次嚴重很多。張國營驚慌中將張鐵孩送往太和醫院,住院一天一夜後,“太和醫院的醫生說再不轉院,人就有危險了。”一家人匆忙將張鐵孩送往武警醫院救治。
  昨日,躺在武警醫院重症監護室的張鐵孩全身裹著紗布。張鐵孩的主治醫師稱,病人全身50%燒傷,屬重度燒傷。“賣給我們貨的公司明知貨物有問題,但沒有通知我們,不然我們小心處理,哪會出這樣的事情?”張國營稱,事發後,他們曾前往廣州紅炬物流公司討要說法,對方稱自己公司曾有一名主管和一名工人燒傷,但“抹藥膏就好了。”張國營的妻子稱,對方還將藥膏的名字用手機短信發給了她。
  兩家公司的糾結
  廣州紅炬物流公司負責人肖先生昨日否認了這一說法,肖稱,該公司今年7月份開始承擔珠海一公司廣州與珠海兩地間的貨運,這筆生意由廣州展宇物流公司委托。將貨物處理後,對方卻遲遲沒來運走承裝貨物的塑料袋,“我們一直催他們來拿,他們來了後只是拿走了支撐塑料袋的支架,沒有拿走塑料袋。”肖稱,無奈下,公司將塑料袋出售處理。
  張鐵孩與張國營燒傷後,肖先生也曾與相關方聯繫。對方給予肖的答覆是:油污狀的物體由腰果殼製成。至於對人體是否有害,肖先生稱自己並不知情。展宇物流公司負責人周先生昨日稱,其也曾與珠海的廠家聯繫,廠方回應稱這些廢棄的塑料袋之前是用來盛裝腰果殼油的,而那些黑色的油渣也是剩下沒有倒掉的腰果殼油。據廠方回應稱一般處理腰果殼油時需要戴手套以避免皮膚接觸,“皮膚一旦接觸後會發癢,一般塗點藥膏或者洗洗就好了,從來不知道會產生皮膚燒傷這樣嚴重的後果。”
  “他們沒有告訴我們這些,我叔叔被燒傷,他們當然要負責任。”張國營稱,他已向太和鎮派出所報案,警方與太和鎮司法所目前已介入調查此事“我前年做了心臟手術,家裡沒錢,我們收廢品的這兩年生意不好做,除去前期的費用,現在醫院又要我們交5萬元押金,我們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線索提供:佚名200元)
  見習記者 黃露 南都記者 許方健  (原標題:腰果殼油污焚身)
創作者介紹

浴室漏水

se71seeaf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